这有两个治疗小儿急性高热的好方

文章来源:上呼吸道感染   发布时间:2019-7-11 8:21:09   点击数:
  

柴蝉汤治疗小儿急性高热

作者/牟重临

小儿外感发热是儿科常见病,起病急、变化快、病程短,若处理不及时易引起高热惊厥。临诊采用自拟柴蝉汤治疗小儿急性高热,疗效满意,介绍如下。

1.柴蝉汤组方

组方:

柴胡、黄芩、炒僵蚕、赤芍、连翘各10g,枳壳、蝉衣各5g,甘草4g(7~10岁儿童用量)。

随证加减:

恶寒无汗加荆芥、羌活、豆豉;躁热口干加银花、三叶青、生石膏;夹湿滞食积加藿香、槟榔、厚朴;热盛便秘加大黄、大青叶、蒲公英;咳喘痰鸣加麻黄、杏仁、桑皮,便溏加葛根、茯苓,恶心呕吐加半夏、生姜,咽痛加桔梗、薄荷。

用法:

用量随年龄大小、病情轻重增损,一般每日2剂,水煎分4次服。恶风寒或无汗者嘱温服取汗。婴幼儿伴呕吐,服药困难者可用药汁保留灌肠。

2.病案举例

王某,男,4岁。年7月20日初诊。

患儿发热5天,连续使用抗生素、解热剂、激素及输液等治疗4天,体温均波动在38.4~40.2℃之间。转诊中医:面赤身热,无汗,鼻流黄浊涕,口渴纳呆,咳嗽无痰,舌红苔微黄腻,脉数。查:体温40.1℃,咽喉充血,心肺(-),腹微胀,无触痛。血象:白细胞总数15.6×10*9/L,中性0.83。

诊断:上呼吸道感染。

处方:蝉衣、荆芥各5g,僵蚕、黄芩、连翘、柴胡各8g,豆豉、薄荷各6g,枳壳4g,大青叶10g。1天2剂,分4次服,于10小时后汗出体温降至38.4℃,24小时后体温降至37.7℃。48小时后体温正常无回升,纳增便解,偶见咳嗽,复查血象:白细胞总数7.2×10*9/L,中性0.69。以宣肺和胃之剂,调理2天而愈。

讨论

小儿急性高热,大都为感染性疾病,如上呼吸道感染、流行性感冒、急性支气管炎、肺炎、咽喉炎、扁桃体炎和风疹、水痘等。多数为病毒感染,所以施用抗生素效果差,中药治疗有一定优势。本病属中医外感病,小儿脏腑娇嫩,形气未充,卫外不固,易受外邪感染,且传变较快,往往表证未解,里热已成。

治方柴蝉汤,由小柴胡汤合升降散化裁而来。

一是取小柴胡汤主药柴胡、黄芩,长于治外感病各种发热,小儿辨证较难,本方无论风寒风热皆可使用,不拘于少阳病,正应“退者解半表之寒,进者清泻半里之热”的功用。

二是取升降散中的蝉衣、僵蚕,对外感发热有良效。配合连翘清热透邪,赤芍行瘀泄热,增强清退邪热作用;高热患儿多数消化功能受影响,肠道积滞,加重了发热症状,方中配枳壳消积导滞,协赤芍流通气血,使表里腠理疏畅,有助于邪热清除。

外感高热特点在邪热炽盛,郁结不解,治疗既要清热,更要宣透疏泄,使邪有出路,无汗应重发表,令微汗出,有汗者则可通二便,痰鸣苔腻尤当降痰导滞,疏理肠胃,以保持气机通畅,毋使邪热壅结为要。热度刚平,还须清淡饮食,以防食复。方中蝉衣、僵蚕能以散剂(减少用量)送服,退热效果更好。

本方用量一般宜大,予每日2剂,给药要连续,所谓“治外感如将”,用药当迅猛。

本文摘自《诊余思悟一得集》,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,著/牟重临。

千方易得,一效难求——柴葛解肌汤速愈小儿感冒高热

作者/余国俊

俗云“千方易得,一效难求”。笔者治小儿感冒高热,推重柴葛解肌汤,乃因临床所见,符合此汤证者不少,而本方退热相当快捷,且一般不会热退复热,经得起重复验证。或鄙其司空见惯,平淡无奇,而熟视无睹,舍近求远者,去道亦远矣。

方义新释

明·陶华创制的柴葛解肌汤,由柴胡、葛根、白芷、羌活、石膏、桔梗、黄芩、白芍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11味药组成(《伤寒六书》),用以代葛根汤,治太阳阳明经病——恶寒渐轻,身热增盛,头痛肢楚,目痛鼻干,心烦不眠,眼眶胀痛等症。综览古今医书之诠释本方,约皆注重于单味药之性味功效,而殊少从复方化合作用之角度揆其所以。

拙意本方配伍出类拔萃之处,在于以“药对”形式巧妙地取法或浓缩五个复方,汲其精华而创制新的复方。奈何陶氏含而不露,引而不发,终未挑明斯意。今试析如次:

羌活—石膏,辛温配辛寒,师大青龙汤法,发越恋表之风寒,清透内蕴之实热。

葛根—白芷,轻清扬散,有升麻葛根汤意,善解阳明肌肉之热。

柴胡—黄芩,寓小柴胡汤,旋转少阳枢机,引领邪热外出。

桔梗—甘草,即桔梗甘草汤,轻清上浮,善除胸膈、咽嗌之浮热。

白芍—甘草,即芍药甘草汤,酸甘化阴,和营泄肌腠之郁热。

综合观之,柴葛解肌汤一方,因其取法或浓缩五个复方在内,故能同时兼顾外感邪热之表、里、半表半里三个病理层次,从而发越之,清泄之,引领之,直令其无所遁形。诚如是,则陶氏扎根临床,深研病机,重视复方化合、协同作用的苦心孤诣,亦彰明昭著矣。笔者临证反复体验,深知本方剂量若恰当,服药亦得法,极善退感冒初起之高热,成人小儿皆然,而小儿退热犹速。

治疗方法

符合柴葛解肌汤证的小儿感冒高热,其临床主要表现为:感冒初起,或已迁延数日,微恶寒,无汗(或汗出不透);头额、身躯灼热,手足发凉;困倦欲眠,或烦躁不安;唇红,口干思饮,舌苔薄白或微黄,脉浮紧数,纹红带紫。

基础方药:柴胡15—20g,葛根15—20g,白芷6—10g,羌活3—6g,生石膏30—60g(先煎半小时),黄芩6—10g,桔梗10g,白芍10g,甘草5g,大枣10g,生姜6g。

随症加味:咽痛加射干6g,白马勃10g;挟暑加香薷10g,滑石15g;挟食加炒莱菔子10g;挟惊加钩藤、地龙各10g。

服药方法:先用冷水浸泡15分钟,煮沸15分钟,连煮两次,共得药液—ml,混匀,少量频频温服,6—8小时内服完。避风寒,忌生冷、油腻食物。

病案举隅

案1:李某,男,6岁半,年8月9日初诊。酷热天气,外出游玩,归途淋雨,全身湿透,次日陡发高热,体温39.5℃,输液五天,迭用退热西药、滴鼻剂、抗生素等,高热时退(始终未低于38℃),但旋即反跳。其母惶惧,要求用中药一试。刻诊,体温39℃,面容苍白瘦削,精神萎靡,全身无汗,头额、身躯灼热,手足冷,咽喉微痛,唇红欠润,口干思饮,纳差,大便干结,小便黄少,舌偏红,苔薄黄,脉紧数。

予本方加味:柴胡20g,葛根15g,白芷6g,羌活6g,生石膏30g,黄芩10g,桔梗10g,白芍10g,甘草5g,大枣10g,生姜6g,香薷10g,滑石15g,射干6g,白马勃10g。停止输液,停用一切西药。服1帖,遍身微微汗出,头身热减,手足转温,二便通畅,精神稍振,体温降至37.6℃,续服1帖,体温正常,精神转佳,咽痛止,唇润口和,知饥索食。转用竹叶石膏汤原方2帖善后。停药观察7天,渐形康复如初。

案2:雷某,女,1岁3个月,年1月16日初诊。触冒风寒,流清涕,咳嗽,曾服杏苏散加减2帖,诸症渐退。越二日,重复患感,又食饼干过多,高热陡起。急服退热西药,肌注抗生素,三日来高热不退。刻诊:体温39℃,无汗,头额身躯灼热,手足发冷,夜间惊惕不安,腹部拒按,大便干燥,舌偏红,苔黄稍厚,纹红紫而滞。

予本方加味:柴胡15g,葛根15g,白芷6g,羌活3g,生石膏30g,黄芩10g,桔梗10g,白芍10g,甘草5g,大枣10g,生姜6g,炒莱菔子10g,钩藤10g,地龙10g。1帖,停用一切西药。服后2小时,全身微微汗出,体温降至38.8℃,服完1帖,降至38℃,大便通畅,腹部柔软,当晚睡眠安稳。续服1帖,体温正常,精神转佳,嬉笑如常。转用竹叶石膏汤加谷芽、麦芽2帖善后。停药观察6天,安然无恙。

体会

1.小儿感冒高热,纯属风寒或风热者较少,而以外寒内热或“寒包热”居多。此与成人感冒高热者不无差异。若纯用辛温发散,外寒虽去,而内热复炽;纯用辛凉清解,则外寒留恋,内热亦无出路。

实践证明,唯主用辛温配辛寒,开通玄府,清透蕴热,辅以枢转升提,引热出外;佐以酸甘化阴,和营泄热,且先安未受邪之地,方能“毕其功于一役”。而柴葛解肌汤恰与此等法度若合符节,故而奏效快捷而平稳,经得起重复。

然则不容忽视者,温病学家对本方颇多微词,迄今尚未澄清。而近世治小儿感冒高热,绝对忌用辛温,率以桑菊、银翘为枕中鸿秘者,仍如过江之鲫。犹有甚者,一见高热,辄以退热西药、抗生素打头阵,辅以银花、板蓝根、大青叶等大队苦寒之药作后援。用之乏效,病家惶惶不安,医者方寸亦乱,于是紫雪、至宝、安宫牛黄等营血分药物亦被冒冒失失地推上第一线。此乃昧于医理,而奢望高效,何异水月镜花?

2.柴葛解肌汤之能速愈小儿感冒高热,除了认证无差,方证对应这一先决条件之外,实与药物剂量及服药方法攸切相关。笔者体会,方中羌活、石膏、柴胡、葛根4味,乃不可挪移之品。羌活宜轻用(3—6g),石膏则宜重用至30g以上。柴胡、葛根亦宜重用至15g以上。

又因小儿苦于服药,若按常规日服3次,每次摄入量本不足,间隔时间又太长,收效必微。笔者初用本方时,亦走过此等弯路。尔后改用少量频服之法,小儿容易接受,摄入总量充足,药力亦时时相继。临床观察,一般于服药后2小时开始微微汗出,高热渐退。服1—2帖,俟体温逐渐降至正常后,转用竹叶石膏汤益气生津,续清余热。此非蛇足,唯恐炉烟虽熄,死灰复燃也。

本文摘自《我的中医之路》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。作者/余国俊。

扫一扫下载订阅号助手,用手机发文章赞赏

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癜风可以治愈的么
白癜风影响力人物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fwvdm.com/jbbx/10584.html